欢迎书友访问爱好中文网_笔趣阁顶点
爱好中文网朕就是亡国之君 第四百三十一章 以泰安宫为准的标准时

第四百三十一章 以泰安宫为准的标准时

推荐小说:道君 龙王传说 大数据修仙 飞剑问道 圣墟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天行战记 黎明之剑 三寸人间 王者时刻

    喜欢偷,这不是南衙僭朝或者瓦剌的专有。百-度-搜索爱-好-中-文-网

    喜欢偷大明的各种东西的人海了去了。

    在西汉时期,落下闳就造过圆仪,东汉贾逵在圆仪上加了黄道环,改称为黄道铜仪。

    东晋时孔挺制造了由六合仪和四游仪构成的两重铜浑仪,以后又逐步增加了三辰仪。

    唐代李淳风所造浑仪已有六合仪、三辰仪、四游仪三重。

    北宋的沈括对此作了简化,将三辰仪中的白道环去掉,改称浑仪。

    元朝时候,郭守敬郭老神仙,喜欢跑到大洋、大漠里观星,就将浑仪再次简化为了简仪。

    这种简化,并非简化功能,而是将其形制简单化,方便四处带着跑,分为了赤道经纬仪和立运仪(即地平经纬仪)。

    正统二年二月,北京钦天监监正皇甫仲和等上奏,南京的观星台设有浑天仪、浑仪、简仪、圭表等仪器,而北京在朝阳门外城楼上观测天象,却没有仪象。

    皇甫仲和要求派本监官一人前往南京,监督工匠先用木如是造之,运到北京后再用铜铸造,将郭守敬的二十多种天文仪器尽数复制到了北京观象台。

    北京观象台,位于北衙贡院对面的明时坊,也是钦天监的衙门所在。

    正统四年正式落成,占地四百余亩。

    这座浑天仪被朝鲜使者用一样的仿造方法,复刻到了朝鲜。

    就是用木头制作一比一模型之后,回到朝鲜用铜铸造。

    后来浑天仪的历史,被韩国偷了去。

    韩国在韩币万元纸币上,把浑天仪印上,并且说浑天仪是他们发明创造。

    时隔将近六百年,大明都没躲过韩国的偷。

    偷,就是硬偷。

    朱祁钰看着手中送来的图纸,看了许久。

    “送于吴敬,让他看看有没有用。”朱祁钰拿着兀鲁伯的天文表、六分仪图纸,这些文书中,还有很多数学论述,让吴敬先看看。

    兴安领命,将文书交给了小黄门。

    好人兀鲁伯其实当上帖木儿国王也就两年时间,就被他儿子给杀了。

    现在卜赛因是兀鲁伯的侄子,兀鲁伯把自己的兵权悉数交给了儿子掌管,自己始终没有停下研究天文学。

    正统十四年,兀鲁伯提前了四百年的时光,精确的测定了地轴倾斜角度,以此推算出了岁差。

    元时郭守敬,为什么会被叫做神仙?因为他制作的授时历,其实就是大明的大统历。

    授时历一直用了三百多年,直到崇祯年间才被徐光启等人修改。

    正统十三年的时候,日食整整推迟了一天的时间,授时历已经不再精准了。

    兀鲁伯的六分仪,建十丈高的目的,不是为了穷尽民力,大兴土木,他是为了精准,朱祁钰即便是远隔万里,也感受到了兀鲁伯对天文和数学的热爱。

    一旦钦天监可以确定七十七年二分点移动一度是更加精准的岁差,那么就可以证明,兀鲁伯的地轴倾斜的角度六十六度是正确的。

    那么地球是个球,并且是个倾斜的球,也就可以证明了。

    郭守敬通过计算其实已经确定了地球是个球,兀鲁伯补足了倾斜角度给地球是个球增加了更多的证据。

    这样一来,李宾言想去天边看看,看看能不能绕回来,就不是问题了。

    六分仪本就是航海利器,如何确定自己在海上的位置,利用六分仪便可以解决。百度*搜-索爱-好-中-文网

    正午太阳高度角、太阳直射点的纬度、观测者的纬度,这三个量,只要知道其中任意两个,就可以求出第三个。

    如果测量的是北极星,那就更方便了。

    北极星的高度角,就可以直接看做是当地的纬度,连天文历都不用查。

    确定维度之后,如何在海上确定经度呢?

    很简单,带一块出发地的精确计时的表,就可以确定自己的经度。

    每十二个时辰是一天,地球自传一周,每个时辰转过30°,每一刻为3.75°。

    那么,只需要知道两地之间的时差,就可以知道两地的经度差。

    如何确定时差?

    太阳正中时候,看一下时间便可以了。

    这一计算手段在元朝的时候就已经非常熟练了,比如耶律楚材在《庚午元历》中就说:「以寻斯干城为准,置相去地里。以四千三百五十九乘之,退位,万约为分,曰里差,以东加之,以西减之。」

    寻思干城就是撒马尔罕。

    这也是郭守敬说地球是个球的重要依据。

    计算经纬度,并不是难事,难就难在,确定地球是个球,还有它的倾斜角度。

    朱祁钰再一次确定了,兀鲁伯是个好人。

    精准计时对大明而言,并非难事,朱祁钰桌上就有一个精确计时的表。

    河清海晏,时和岁丰的水力钟,还曾经引起过朱见深的好奇(320章)。

    这台水力钟,也不是朱祁钰的手笔,事实上中原王朝的第一台天文钟,是北宋的水运仪象台。

    锚状擒纵器的发明让中原王朝的精确计时,变得不再困难。这种锚状擒纵器在宋朝被命名为:天衡。

    水运仪象台,在靖康之耻中,被金人带到了幽州的司天台,后来被金人给丢弃了,金人不懂这种精确计时的意义。

    苏颂制作的这台水运仪象台,是有图纸的,苏颂第六子苏携带着图纸,在南宋,却始终无法仿造仪象台。

    郭神仙郭守敬,虽然没有成功的复刻水运仪象台,但他对于锚状擒纵器和精确计时的意义相当清楚,制造了一台【大明灯漏】用于精确计时。

    通过齿轮系及相当复杂的凸轮机构,带动木偶实现:「一刻鸣钟、二刻鼓、三钲、四铙」的自动报时。

    朱祁钰桌子上这台水力钟,也不是凭空就出现在了他的桌上。

    地轴倾斜,还可以解释一个亘古以来悬而未决的问题,为什么会有春夏秋冬。

    朱祁钰对王复送来的文书十分的满意,翻译这些文书,并不困难,交给吴敬和钦天监许敦便可以。

    “这个十丈高的六分仪,能做的出来吗?”朱祁钰看着那个图纸,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东西可是花费了兀鲁伯数年的功夫才做成的。

    兴安感觉到了羞辱,一个撮尔小国的蛮夷做了一台十分精巧的仪器,兴安也承认此人的厉害,但是陛下为什么认为大明造不出来蛮夷都能造出来的东西呢?

    “可以。”兴安拿过来那份图纸说道:“臣让人去督办。”

    兴安没有废话,他拿着图纸离开了聚贤阁,转头走进了司礼监,陛下每天都在讲武堂坐班,那司礼监在景泰元年的六月份也搬到了讲武堂。

    兴安是司礼监提督太监,他叫过来一个司礼监的秉笔太监,将手中的图纸递给了秉笔太监说道:“陛下问大明能不能造出来这等物件。”

    “你拿着图纸去工部和钦天监问问,这个十丈高的六分仪,用多久能造好。”

    秉笔太监想了想问道:“陛下什么时候要?”

    “越快越好。”兴安十分确定的说道。

    第三日的清晨,朱祁钰起床准备操阅京营之后,兴安赶忙说道:“陛下,造好了,那个十丈高的六分仪。”

    朱祁钰准备去讲武堂坐班,听到已经造好了,眨了眨眼说道:“这么快吗?”

    “已经很慢了。”兴安俯首说道。

    兀鲁伯为了这台六分仪,把王位都给丢了,他儿子反对兀鲁伯的统治,最先做的就是掀起宗教保守势力对兀鲁伯这个异端的反对。

    兀鲁伯造这台六分仪跌跌撞撞用了十几年的功夫,这大明用了三天时间就建成了?

    大明速度。

    大明皇帝的权势极大。

    朱祁钰在做了监国之后,众多大臣第一件事就是把正统年间封的国师杨禅师,给扔到迤北感化瓦剌人去了。

    朱祁钰随口一说,兀鲁伯拼了了大半辈子的事儿,大明用了三天的时间就做好了。

    “去看看。”朱祁钰向着东城贡院的观象台而去。

    钦天监许敦朝服等在了门前,这是钦天监少数不多,能在陛下面前露脸的机会,许敦要把握住。

    许敦带着六十名天文生,恭敬的等在门前,看到缇骑开道之后,立刻恭敬的行礼。

    上一位钦天监监正彭德清人都吓死了,但还是被拖到了斩刑台上,被剁了脑袋。

    许敦是极为恭敬的。

    “平身吧。”朱祁钰翻身下马,示意许敦及所有天文生平身,走进了观象台。

    朱祁钰看到了那个高约十丈的六分仪,和图纸分毫不差,而且还多了一个乌玻璃遮光片,防止观察太阳位置的时候,伤到眼睛。

    许敦小心翼翼的汇报了一下他们的进度,之所以用了三天时间,主要是测算撒马尔罕和京师天文的种种不同。

    建造六分仪,不是说建好了,糊弄皇帝就行,他们要对兀鲁伯的天文成就进行全面复检,确定其真才敢上报。

    所以才耽误了三天的时间。

    “也就是说,兀鲁伯的岁差和地轴倾角是正确的?”朱祁钰拿着钦天监许敦的奏疏问道。

    许敦颇为有些激动的说道:“是的,陛下!”

    “虽然这很难想象,但是我们脚下的确是个球!而且地轴还是歪的。”

    “李巡抚在密州市舶司的时候,说天气好的时候,远来的船舶先看到了桅杆,再看到船身,李巡抚猜测地面是有弧度的。”

    “我们验证了这个说法,它解开了我们很多的疑惑!”

    许敦颇为激动,但是陛下似乎对脚下是个球,并不是很意外。

    “哦,那真是太让人惊讶了。”朱祁钰将那些奏疏放好,递给了兴安说道:“送讲武堂,朕回头再看看。”

    许敦能感受到陛下的那种不在意,陛下的问题是兀鲁伯的计算结果是否正确,而不是询问地轴是否存在。

    这让许敦十分的迷茫,陛下接受这种新的理念,速度实在是太快些吧,他准备了很多的论据说服陛下,地球真的是个球,这个确凿的证明,让他兴奋了好几天!

    但是准备的那些理由都白准备了,因为陛下好像一早就知道,脚下的大地是个球了。

    许敦赶忙俯首说道:“陛下,臣斗胆僭越,得去泰安宫泰安殿外,等到正午时候,确定一下时间。”

    许敦有些语塞,脸色涨红,他不知道如何精准表达自己的意思,他大声的说道:“陛下,臣虽然说不明白,但是这真的很重要,这涉及到了许多,甚至涉及到了寰宇通志的修撰。”

    但是以泰安宫正午时分再次确定时间,这是礼法。

    许敦继续说道:“陛下臣请以泰安宫时间为准,测定天下里差,如果用地方时间去记录会有所不便,也会复杂,时日一久,就会出错,臣…”

    朱祁钰听了半天终于听明白了许敦的意思,点头说道:“你的意思是标准时?”

    许敦忙不迭的点头说道:“对!对!对!标准时。”

    “应有之义。”朱祁钰点头说道:“哪天天气好了,去泰安宫测算一下吧,确定下来,就确定天下经纬吧。”

    这是量度斗斛的范畴之内,也是礼法。

    大明以皇帝为中心,自然是皇帝住在哪里,就以哪里为准。

    朱祁钰站起身来说道:“希望陈循编纂好了寰宇通志,不是过去那种模模糊糊的堪舆图。”

    球面几何,是兀鲁伯的另外一个成就,如果再给兀鲁伯一些时间,他或许可以验算更多的东西。

    比如地面的一经度到底有多远。

    这在大明不是问题,大明幅员辽阔,一旦皇帝相信了大地十个球,确定同一纬度并不困难,确定一经度的距离也不困难。

    这对绘制堪舆图有很大的帮助。

    朱祁钰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忽然开口问道:“有什么成果可以给李宾言、贝琳他们发一份,对了,这个六分仪花了多少钱?”

    “不到两百两银子。”许敦赶忙俯首说道。

    朱祁钰不在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哦,倒是不贵,就叫他兀鲁伯六分仪吧,纪念下这位好人兀鲁伯。”

    许敦俯首领命。

    朱祁钰拍马离开了钦天监,向着讲武堂而去。

    他到了聚贤阁,就看到了王直等在聚贤阁内。

    “参见陛下,陛下圣躬安否?”王直俯首行礼。

    朱祁钰笑着说道:“安,坐。”

    上次胡濙上聚贤阁二楼的时候,在楼梯的拐角停顿了一下,兴安说了这件事,朱祁钰就把御书房和诸多会议室搬到了一楼。

    “王尚书,风宪言官的确还在弹劾,王尚书若是觉得力有未逮,想要致仕,朕可以准许。”朱祁钰颇为郑重的说道。

    他其实有点低估了风宪言官的火力,王直被架在了火架上,烤的外焦里嫩。

    “左右不过是几句闲言碎语罢了,倒是无碍,陛下,臣是来说万言书的事儿。”王直对弹劾并不在意。

    弹就弹呗,又不掉肉。

    “你是说涨俸禄吗?”朱祁钰点头说道。

    ------题外话------

    水运仪象台,以前写过,这次就不写了,时差的观察最早的时候,要追溯到汉朝了,因为月食的时间不对,如何计算岁差,在元朝时候,郭守敬和耶律楚材就解决这个问题了,东加西减。今天预期三更,求票!!!!!!!!┗|`o′|┛嗷~~!!!!!!!!!!!!!!  16750/9751871  Http://m.Ah123z.com

    (爱好中文网WWW.ah123z.com秒更朕就是亡国之君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附身吕布大隋第三世三国之熙皇朕就是亡国之君卫勤尖兵帝国争霸最强之军火商人捡到一只始皇帝三国之超级御兽系统秦草寒门宰相三国从救曹操长子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