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爱好中文网_笔趣阁顶点
爱好中文网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一百三十章 锻体之始【彩蛋章有新人设图】

第一百三十章 锻体之始【彩蛋章有新人设图】

推荐小说:道君 龙王传说 大数据修仙 飞剑问道 圣墟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天行战记 黎明之剑 三寸人间 王者时刻

    ‘穷奇如果要报复,会从哪几个方面入手?’

    吴妄与风冶子阁主喝酒聊天时,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百度搜*索爱-好中-文-网

    倒不是他怕了穷奇那厮。

    开玩笑,他身为北野第二大氏族少主、魔宗宗主、星神血脉持有者、家母苍雪大人,会怕了一只被天宫提拔为神的小小异兽?

    一丢丢必要的提防罢了。

    穷奇本体不敢在人域现身的,也就是暗戳戳搞事的样子;自己只需加强身旁之人的道心建设,让大家心情愉悦、不要有太多阴暗的想法,自不会被穷奇有机可趁。

    如此说来,魔修普遍更容易遭穷奇控制?

    吴妄细细琢磨着。

    风冶子明显看出了吴妄的担忧,保持着风轻云淡的高人风范,笑着劝了吴妄几句。

    这位前辈是这般劝的:

    “唉,刘百仞此次做的事,确实是有些不地道,怎么就将小友说出去了?

    小友如今修为还不高,他这不是拐弯抹角告诉小友,今后只有仁皇阁总阁最安全,以此威胁小友为他谋划奔波吗?

    要么说,这家伙心黑的很,小友帮了他这么大忙,还如此算计小友,他这是捧你吗?”

    “打住,哎,前辈打住。”

    吴妄扯了个难看的笑容。

    都是千年的狐狸,搁着说什么聊斋!

    不帮仁皇阁出谋划策,那去帮你们四海阁跟自家矿盟做生意?

    四海阁是不可能去的,有前任老阁主、那个顶撞神农前辈的老妪在,四海阁的那张大门,就算打死杨无敌,吴妄都绝不会迈!

    就这么硬气!

    “不瞒风阁主,主要是刘阁主那里有我想要之物。”

    吴妄感慨道:

    “我这次不过是投机取巧,姑且让那穷奇吃了个亏,算不得什么本事,刘阁主想要我出谋划策,我也不知该出什么谋、划什么策。”

    “小友自谦了,小友自谦了。”

    这位四海阁阁主赞道:“借穷奇之手拔除十凶殿扎进仁皇阁的木刺,这已是奇谋了!”

    “您谬赞了。”

    吴妄连连摇头,想着如何错开话题,又问:“仁皇阁为何被渗透进了这么多的奸细?”

    一直不说话的大长老端起酒樽,淡然道:“人域如此要地,都快被十凶殿透成筛子了。”

    “这个……”

    风冶子扶须轻吟,叹道:“十凶殿未暴露时,我们都不知有这伙奸细,如何去防?”

    “是这般?”

    吴妄面露恍然,笑道:“也就是说,十凶殿的第一要务就是渗透人域的权力核心?然后才是四处搞破坏?”

    “不错,他们最重要的任务应该就是摸人域的底。”

    风冶子缓声道:

    “人域之外的人族,除却北野、西野几支,大多蒙受苦难。

    十凶殿的殿主、长老等人都是域外人族,被凶神折磨、圈养、控制,本身也都是苦命之人。

    可惜,如今已是分属两阵,对他们出手也无法泛起半分同情。”

    “也不必同情他们什么,罪在天宫罢了。”

    吴妄笑道:

    “说到人域之外的人族,此前老前辈对我提过,说人域有大臣曾建议,将大荒九野之人族尽数迁移到人域,如此集合人族之力与天宫相抗。

    不知风前辈您可支持此事的?”

    “贫道反对此事。”

    “可否请前辈言说,为何反对此事?”

    “此事说来话长……”

    风冶子略微轻吟,叹道:

    “最根本的原由,就是咱们人域其实前途未测。

    此时人域看起来欣欣向荣,人域各地仙凡混居,人口众多,仙人众多,但实力并未到伏羲先皇时。

    如今超凡高手的数量,比人域最巅峰时还差了许多,好在陛下已抵达伏羲先皇的巅峰境界。

    人族如今走的两条路,对人族更为有利。

    若是人域反抗天宫不成,起码剩余的人族,还能与百族一同生存。

    且……”

    且?

    吴妄不由全神贯注听着,表情颇为严肃。

    风冶子抬手一点,仙力结界将两人包裹,将大长老、林素轻、沐大仙都隔绝在外。

    风冶子缓声道:

    “根据我四海阁所得讯息,北野星神似有变化,天宫此前派了几名西野的小神去试探,结果被令堂吓退,星神神力与其巅峰时没有太大差距。百度*搜-索爱-好-中-文网

    现在天宫也有些迷惑,不知星神的状况到底如何。

    根据天宫传言,最近的那场神战中星神受伤颇重,但没有她的拼命,就没有如今的天宫,天宫众神对星神颇为敬重,又十分忌惮。

    陛下上次见少司命时,小友你也在场,想必知晓了许多内情,贫道也不瞒着小友。

    人域的火之大道,北野的星辰大道,天宫最少也要确保其一是在他们掌控的,如此才可稳定一道封印。

    小友觉得,天宫会对人域下死手,还是会对北野出手?”

    听闻此言,吴妄挑了挑眉。

    虽然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却故意道:“对北野?”

    “应该是同时出手。”

    风冶子端起酒樽,将其内残酒一饮而尽,缓声道:

    “无论北野星神是否有变,天宫都迫切想要收回人域的火之大道。

    与人域这漫长岁月来的征战,天宫上下已是无比厌烦。

    之前大司命率一撮神灵来犯,其实也是为了让天宫众神有个宣泄之机,就是为了输给人域。

    此刻,天宫上下对人域尽起杀心,原本还有几名对破灭人域持反对意见的女神,现如今也已不再发声。

    这就是大司命谋略的一部分,对人域示弱,对天宫众神施压……

    大战,预计百年就到。”

    吴妄思索了一阵,又笑道:“听前辈话中的意思,四海阁似乎也有眼线在天宫?”

    “天宫,并不只是只有众神。”

    风冶子轻飘飘地揭过了这个话题,缓声道:

    “他们应该还会试探北野,确定星神状况如何。

    而今天宫最大的麻烦,就是天帝相当于被束缚在了天宫之内,无法离开天宫,或是不能离开天宫太久。

    不能排除,天宫对人域总攻时天帝降临人域这般可能……但小友不必多担心,咱们人域也并非没有后手。

    只是,人域到时怕是会有无尽的死伤。”

    话语一顿,风冶子看向吴妄,温声道:

    “贫道与小友说这么多,其实只是想告诉小友——四海阁并不只是为人域提供修道资源。

    咱们立足四海,直接对陛下负责,对百族情形了若指掌,也可一窥天宫隐秘。

    不如,考虑考虑?”

    这位道长,就差把【跟贫道干大事】六个字写在脸上了。

    吴妄认真考虑了一阵,虽然四海阁这般‘情报机构’确实让人怦然心动,比起仁皇阁枯燥乏味的内务日常,四海阁的活很刺激,还能满足自己的求知欲。

    但……

    吴妄问:“风阁主,你能将落在刘阁主手中的凶神尸身弄过来吗?”

    “这个,怕是有些困难。”

    “那没办法,”吴妄端起酒杯,“我也只能,继续在仁皇阁消磨岁月了。”

    “这?贫道也不好勉强,罢了罢了。”

    风冶子摇头轻笑,目中却有精光闪过。

    应该是在琢磨如何去刘百仞那抢凶神尸身。

    ……

    吴妄几人,是被刘百仞亲自请回来的。

    风冶子刚走,霄剑道人就带着大批仁皇阁高手冲了过来,将这座大城中的众修士吓了一跳,还以为他们这藏了十凶殿凶人。

    吴妄心底有气,只是在酒楼喝茶听曲儿,让沐大仙去阁楼外守着,谁敢闯入就直接削他们头发。

    如此僵持了半日。

    仁皇阁多了几名秃头仙人后,刘百仞方才慢吞吞地驾云而来。

    这位也算位极人臣的阁主,对吴妄郑重地赔礼道歉,再三保证不会安排任何重活、累活,就是让他去仁皇阁享享福。

    吴妄顺势借坡下驴,回了仁皇阁中修行。

    按吴妄要求,就职大典一切从简,他只是在刑罚殿露个面,就回了自己的住处闭关,连续半个月闭门不出,谢绝一切拜访。

    穷奇之事成了仁皇阁众仙的笑谈。

    吴妄倒是颇为关注,原本追随薛开龙的那群仁皇阁仙人。

    吴妄派人问候几次,又主动约这些人吃了餐饭,免得他们有什么心结。

    人心这个东西,最是难以捉摸。

    吴妄也并未强求什么,只是将自己该做的都做了,求个问心无愧罢了。

    那薛开龙最是凄惨,昏迷了数日便清醒了过来,神魂虚弱、元婴萎靡,少说也要修养百年,才能继续向前修行。

    最为尴尬的其实是薛开龙父母。

    吴妄本想去见见他们,又觉得自己过去是给人伤口撒盐,思前想后还是修书一封,请大长老亲自送了过去。

    冤家宜解不宜结,薛开龙只是道心有缝隙为穷奇所趁,本身没有罪过。

    此事,当给仁皇阁敲响警钟。

    正式成为刑罚殿代殿主半个月,吴妄以刑罚殿的名头,发布了一篇文章——

    《关于加强人域修士道心建设的几点意见》。

    这篇文章抵达仙凡殿、呈给刘阁主后,仁皇阁很快就按照其内内容进行推广,其中意见零零总总十数条,最关键的便是这几条:

    第一,仁皇阁在全人域范围内宣传穷奇凶兽的危害,开展【全道心、净心魔】活动,防火防盗防穷奇;

    第二,仁皇阁总阁、各分阁、各宗门、各处大城增设【道心观察室】,聘请性情温柔的仙子、仙男,为寻求帮助的修士做道心引导;

    第三,群策群力,但凡有人能做出检测凶神气息的法宝,或是开发出守护道心的功法,都可得仁皇阁嘉奖,授予‘逼死穷奇·人域卫士’荣誉称号……

    针对性不能说很强,只能说是丧心病狂。

    在仁皇阁将穷奇入侵之事传遍人域的同时,四海阁也开始将这般消息在大荒各地传开,并有意无意透露给了天宫。

    根据吴妄后续接到的消息,穷奇好像被唤去了天宫……

    总之就是非常郁闷。

    而自始至终,吴妄都没接到母亲的提醒;显然在母亲看来,穷奇这般凶神并不算什么大事。

    与风冶子的一番话交谈,让吴妄也对母亲的处境有些担忧。

    知道母亲大概背景的只有他和神农老前辈。

    天宫因为对星神的忌惮,此时只能敢缘试探,尚未直接去星空神殿质问。

    如果天宫之神去质问了,母亲能应对吗?

    回返仁皇阁以来,吴妄数次握住项链,想问问母亲可有应对之法。

    但转念一想,他去问这事,仅仅只是让自己感觉心安,根本帮不上母亲什么。

    神农前辈之前说过,若是他吴妄早生三千年,就能如何如何;

    吴妄何尝不是如此想的?

    他也想自己此时并非几十岁,而是几千岁;那样总比现在这般,只能出谋划策想点子要强。

    ‘也不对,母亲生下我之后继位日祭,且明面上的寿元只有数百年……’

    吴妄想起了熊抱族的惯例——首领夫人成为日祭或者大主祭。

    这是将祭祀势力与首领血脉关联起来的纽带,母亲继承日祭之前,必须为氏族诞下子嗣。

    母亲成为日祭之后又必然会对星神出手,从而扯动大荒的局势。

    换而言之,自己注定是要以几十岁的年纪,面对当前的局面。

    “唉……”

    “少爷,您怎么了?”

    林素轻背着手自旁飘了过来。

    正站在窗边出神的吴妄笑了笑,缓声道:“这一环扣了一环,我还是个局中人,看不到全局啊。”

    “全局?”

    林素轻柔声道:“是指的搞凶神道心这种事吗?”

    吴妄背负起双手,昂首看着窗外风景,淡然道:“要搞就搞先天神的道心,凶神终究是弱了些。”

    “真的假的?”

    林素轻身子前探、凑到吴妄面前,仰头看着吴妄的表情,小声问:“您决定跟天宫死磕了吗?”

    “早已经没有什么后退的路径了。”

    吴妄目中满是感慨,故意吓她道:“素轻,假若以后在这条路上我们最终败了……”

    “呸呸呸,”林素轻忙道,“怎么能说这种话!少爷您别担心,人皇陛下无敌的!”

    吴妄道:“我是说假若。”

    林素轻轻吟一二,站直身子仔细思考一阵,妙目中写满正经,定声道:

    “那……小哎会打理好您坟头的!

    我会像现在这样,给您每天除除草、浇浇花,每日奏乐几个时辰,还能唱唱歌什么的,不会让您闷着的!”

    嗡——

    吴妄的双眼迸发出璀璨红光,刚要抬手放祈星术,林素轻动作轻盈地跳去侧旁,一阵咯咯轻笑。

    “大不了一起在里面嘛,少爷您别生气呀!”

    这老阿姨越来越会气人了!

    跟谁学的这是!

    忽听门外传来刘阁主的嗓音:

    “呵呵呵,可是打扰你们二位了?无妄啊,跟本座来一下。”

    吴妄活动了下肩头,瞪了眼林素轻,骂道:

    “回来我再收拾你!”

    林素轻做了个鬼脸,灵寂境‘大’修士对这般威胁毫无畏惧,飘然回了二楼,还哼起了轻快的小调。

    阁楼外,刘百仞笑得宛若菊花灿烂,对吴妄一阵挤眉弄眼。

    老头直接道:“要不要换几个侍女?”

    “算了,还是这个贴心,回头打一顿就老实了!”吴妄平复下心境,“阁主喊我何事?”

    “走着,今日开始指点你体修之法。”

    刘百仞招了招手,道:

    “随本座来,之前一直在帮你改建这个修行之所,避免被人看去你的秘密。

    这可耗费了不少人力,几位超凡高手亲自出手帮你布置大阵!

    本阁主对你不薄吧?”

    “阁主有心了?那地方在哪?”

    “地下,唯一的入口在本座的住处。”

    听闻刘百仞之言,吴妄也有了点点期待。

    吴妄随着这位阁主大人去了隔壁暖阁,看着刘百仞推开一处书橱,开启了一处阵法,露出了一条向下的小路……

    踏入其中,仿佛走入星空,这条小路周遭明明是两面石壁,但给吴妄的感觉却是空荡荡无一物。

    足可见阵法之玄妙。

    他们向下走了数百丈,一连过了六重阵法,总算抵达了一处地下宫殿。

    天仙境巅峰的强者就已有移山填海之能,想开凿这般地下宫殿并不算难事;此地布局也十分简单,只有一排低矮石屋,其余都是平整空地。

    难得的,是六面架起了超强阵法。

    珍贵的,是此地位置,乃仁皇阁阁主住处正下方。

    在此地修行,自不缺安全感。

    刘百仞将长袍脱下扔到一旁,穿着短衫长裤,浑身泛起土黄色光芒,扭头看着吴妄。

    “小子,全力出手,本座先掂量掂量你的斤两。”

    吴妄缓缓点头,提醒道:“阁主,你自身防护还是要做一些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刘百仞仰头大笑,平日里看起来有些富态‘丰满’的身躯,此刻竟透出一股股凶悍气息。

    “本座就是站着让你打,你又能!”

    嚓!

    吴妄左手化作龙爪,金光闪闪的指尖好似能划破乾坤。

    刘百仞的笑声戛然而止,讪笑一二,淡定地给自己全身铺上了两层仙力,对吴妄招了招手。

    一声龙吟,吴妄仰头大喝化作金龙之身,拽着道道流光扑向刘百仞……

    于是,小半个时辰后。

    刘百仞站在原地不断思索、嘀咕,在为吴妄制定最适合他的体修之路。

    吴妄躺在略微下陷的石坑中,浑身沁出血汗,正在那不断喘息,身上的金鳞已隐去,只剩下破烂长裤护住大腿根。

    “前辈……怎么样……”

    “很强,比本座此前预想还要强很多。”

    刘百仞缓声道:“潜力无比巨大,星辰之力汇入你身躯,激发你血脉,让星神直接给予你神力,又融合了修仙法对你自身的淬炼……

    无妄,你能吃多少苦?”

    能吃多少苦……

    吴妄抬起左手,对着空中轻轻抓了下,又无力地落下。

    他闭上眼,眼前却浮现出了那个散发着盈盈光亮的少女,又想到了站在了星空最深处略显寂寥的母亲。

    北野的草原,呼啸的狼骑。

    灭宗的裂谷,欢笑的孩童。

    平和的女国,伫立的神像。

    不知不觉,一直想着跟大荒没太深牵扯的自己,已是有了这么多回忆。

    恍惚又回到了上辈子,一群志愿者接受体能操训的日子。

    吴妄轻轻呼了口气,咬牙喊了声:

    “只要练不死,就把我往死里练!”

    “不至于不至于,”刘百仞微微一笑,“本座可以向你保证……最多也就半死。”

    吴妄浑身哆嗦了下,躺在那一时无法动弹。Http://m.AhzWw.net

    (爱好中文网WWW.ah123z.com秒更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大仙官凡人修仙之仙界篇三寸人间飞天我从凡间来觅仙道我能追踪万物益在人间诸天武道从武当开始吞仙童子扇花录玄界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