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爱好中文网_笔趣阁顶点
爱好中文网末日拼图游戏 第一百二十章:恶贯满盈罄竹难书井某人

第一百二十章:恶贯满盈罄竹难书井某人

推荐小说:道君 龙王传说 大数据修仙 飞剑问道 圣墟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天行战记 黎明之剑 三寸人间 王者时刻

    洋洋洒洒万余字,在一张白纸上密密麻麻的排布着,狱警们从最初的习以为常,到后面惊愕不已。aHwzW.net 爱*好*中*文*网

    白雾的犯罪记录写的很清楚透彻,犯罪时间,犯罪地点,犯罪过程面面俱到。

    这些经历并不存在,但作为曾经在底层破百案看过所有犯罪档案的人,他可以毫无违和感的将那些罪恶全部转移到自己这边。

    反正只是编。

    甚至白雾觉得不够过瘾,既然自己要树立一个大恶人形象,那干脆把统治者的事情也写进去一二吧,于是白雾又继续加重罪孽。

    除了底层那些虽然邪恶但规模很小的作案,很快手里也有了一些大规模的犯罪。

    由于跟宴玖学过一阵子速写,所以白雾的下笔速度很快,那些字一行行一排排出现,不多时就填满了一张纸。

    写满之后,白雾有些不满意的停住。

    其余狱警终于长出一口气,这群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写犯罪记录跟写论文一样的。

    总算是停住了,这得是多少条罪状?

    如果这些罪是真的,这个人理论上是无法被监狱困住的。当然,狱警们也没有太过在意,毕竟也有那种看起来很凶恶,却依旧被监狱关着的人。

    只有纯粹的恶,内心再无任何方面的善念,才能脱离这个地方。

    在狱警们准备看看犯罪记录,以为这一切总算结束的时候。

    白雾忽然翻了个面,他“啊哈”的叫了一声,神情颇为兴奋。

    竟然还有背面!

    这一刻所有在这间屋子的狱警们都是一个想法!这小子有完没完?一个人怎么可能犯下这么多罪恶?

    白雾既然关进了监狱,说明这个人至少内心是有善念的,当然,就算是连环杀人犯,也许也会对某些奇怪的人和或者事物有善念。

    只是很少能够见到写下这么多罪状的人,可以说白雾绝对是前无古人的犯罪王者。

    几个狱警无一不是人渣,但它们感觉就算全蜀都监狱的狱警加在一起,也比不上白雾犯下的罪过。

    也有狱警在一边观看的,看着白雾详细到仿佛写卷宗一样的犯罪记录,它们确信,这个人的犯罪记录不说全是真的,但至少带恶人三个字,绝对是委屈了他。

    白雾可没有停。

    他选择将字体写得大一些,很快背面写完了。

    狱警们再次松了口气,却又听到白雾说:

    “再来一张!”

    六眼的六只眼睛全部是不可置信的眼神。旁边长着牛角的狱警发出了哞哞的叫声,作为狱警,它竟然对犯人感到了一些恐惧。

    这里并没有检测机制,最大的检测机制就是监狱本身,因为也有过不少犯人从这里“毕业”的。一旦从这里无“罪”释放,就代表着这个人已全然没心没肺,成为了绝对的恶。

    白雾没有这么坏,但他表现出来的“坏的篇幅”,完全是一本纪传体的长篇小说。

    一次惊讶,两次惊讶,三次惊讶后,狱警们仿佛有了某种准备。

    果然,很快白雾说道:

    “再来一张!”

    十五分钟后。

    “再来一张!”

    “再来一张!”

    ……

    “再来一张!”

    大概就这么重复了几十次,白雾总算将前世今生,古往今来,高塔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人与恶堕的罪行写了个遍,浑身舒坦。百度*搜-索爱-好-中-文网

    看着堆叠在他桌案边的“档案”,狱警们已经有些麻木,有些审恶疲劳。

    按照流程,它们得将白雾的犯罪记录复盘一遍,这个工作现在过于繁琐,手铐虽然压制了白雾的部分能力,但依旧保留有不少伴生之力,让他的手速比嘴速还快,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下笔如有神。

    要把这么几十张正反两面写满了密密麻麻字迹的罪稿念出来,太费劲了。

    最终,狱警六眼只问了一句:

    “真的都是你一个人犯下的?”

    “我在第七页的三十四行到第八页的二十九行里记录了我的主要作案同伙。如果你们需要他们的犯罪记录,得再给我几张纸。”

    “不需要不需要不需要!”六眼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白雾很满意这个效果,当然,他写下这么多不属于自己的罪恶,只是因为白雾知道,这间审讯室自己很可能不会有第二次来的机会。

    在这里能够通过眼睛,观察到一些狱舍视角看不到的东西。

    他写下这么多罪恶,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让自己尽可能观察的细致一些,久一些。

    狱警的扮相,狱警的配备,审讯室的角落里是否有摄像头,窗户外眼睛给到的信息里会否包含某个逃亡路线,以及这间监狱会否有什么存放东西的地点。

    这些都是白雾需要好好观察的。眼睛给到的讯息有时候很多,有时候很少,有时候很偏,但关键时刻,总是没掉链子的。

    白雾要尽可能多获取一些情报。

    狱警们不知道白雾的心思,它们只觉得时间有点久了,想要快点结束这场犯罪陈述。

    “你知罪了吗?”

    “知怎么理解?如果说知代表认罪,我认了,如果说知代表理解罪恶,深刻的领悟罪恶,我认为我做的还不够好,我希望监狱能够再给我一个机会,放我出去,我一定洗心革面,好好作恶。我井某人一生,不弱于人!”

    太坏了!这个人绝对能够在监狱的影响下无罪释放!这一刻所有的狱警们都认为这小子绝对是个人才,是跟自己这群咸鱼完全不同的人才。

    “你的犯罪动机呢?”

    “你在逗我?犯罪还需要有动机?娱乐项目这不是有手就行?想来就来?”

    “咳咳……好的,我知道了。”

    白雾始终信奉,有欲望的恶是可以制止的,非纯粹的邪恶,而没有任何欲望的恶,纯粹发自本能觉得好玩的恶,是纯粹的恶,无法制止。

    当然,后者很难见到,或者说只存在于小说漫画的理论中,因为任何事情都可以追根溯源。

    不过白雾相信,这群狱警不会思考的那么深入。

    他也对监狱表现得很适应,仿佛这里的老哥们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超喜欢这里的一样。

    最终,白雾的入狱流程补齐,按照蜀都监狱的特有传统,便是狱警拿着白雾的犯罪陈述书,将白雾送回狱舍。

    这个举动也是让狱舍的罪人们,知道这个人的底细。

    不过以前大家都是一张白纸,除非拿着写得很满的,否则也不知道对方到底犯了多少罪。

    但白雾就与这些小打小闹不一样了。

    他再次回到监狱的这一刻,俨然成了这个监狱最靓的仔,仿佛自带圣光。

    看着狱警六眼和狱警牛角手里抱着一大堆裹成圆筒状的犯罪陈述书,各个狱舍的罪犯们都将脸贴在了门上,想要近距离的观察白雾。

    从来没有人见过需要两个狱警用双手抱才能抱住的犯罪陈述书,这得是犯了多少罪?

    白雾呢?一副浑然不知的表情,时不时对周围投去友善的目光。

    这目光是真友善,毕竟在白雾看来,如果自己的推断是正确的,那么这些人就都是善人。

    只是善人们眼里见到了白雾身后的几十张罄竹难书的罪状后,顿时觉得白雾的友善有点变味儿了。

    白雾发现,这些人里有人惶恐,有人沉默,还有人愤怒,也有一部分带着崇拜。

    崇拜之人看起来精神气质都很好。

    而其他人则多半跟文泰一样,因为饥饿困顿,而有些虚弱。

    这些地方看起来很可疑,但白雾眼下也只能在狱舍里慢慢探索了。

    再次回到狱舍,看着狱警们将犯罪陈述书扔在了白雾床上,文泰吓得呱个不停。

    即便狱警走了之后,它也是瑟缩在角落里说道:

    “你不要过来啊!呱!”

    白雾知道,自己这下彻底成为全监狱头号大恶人了。不过自己既然没有被放出去,可见监狱是有某种检测“心里罪恶”的机制的。

    并不是自己成了人们认知中的恶人后,监狱就会放自己离开。

    但眼睛也提到过无“罪”释放,白雾想了想,自己还得弄清监狱机制。

    他看了看周围这间监狱的结构,一个马桶,两张床,灰黑色的被褥,其他没了,整个屋子狭窄逼仄,便问道:

    “你不要害怕,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我也不会伤害你,主要是你没有被我伤害的价值,我们之前很愉快的问答了一番,现在我还得问你一些问题,我问,你答,我们就不会有任何事情。ok?”

    文泰点点头。

    “我们在狱舍里会待多久?”

    “除开去外围作业的七个小时时间里,都会待在这里,呱。”

    白雾点点头,这意味着绝大多数时间是在狱舍里度过,哪怕扣除睡觉的时间。

    “外围作业?是什么?”

    “监狱的外院,需要耕种,除杂草,修补工事,还有给狱警们洗衣服,清理病院区的清洁卫生。以及打扫其他空置的屋子,呱,总之就是要做很多活儿,很累,呱呱。”

    文泰看起来有些虚弱,又饿又困的那种。

    “这倒是跟许多监狱的杂活一样,但是七百年了,补修建筑,耕种,除杂草这些活照理不应该还有才对。”

    “地总是会在第二天还原,杂草总是会第二天长出来,外院的高墙总是会第二天在固定位置破损。呱,好像一切都会复原,怎么努力也没用啊呱。”

    白雾大概懂了,

    规则在让这个区域处于七百年前的样子,他也迅速捕捉到了一个关键点。

    外院高墙的固定位置会破损。这或许是越狱离开的一个关键点。

    “修补外院高墙的工作,是哪些人在做?”

    “大家的工作都是固定的……很少发生变动,你的工作明天会有狱警通知你的,呱。”

    要想越狱,就得弄清楚高墙被重置的时间,当然,如何从封闭的狱舍区域,转移到外院高墙区域,也是需要花时间构思的。

    这件事白雾直觉自己一个人无法完成,他需要一些伙伴。

    所幸白雾今日高调入狱,已经在不少人心里留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大恶人形象。而这种恶的形象,让他很容易吸引同样的恶人。

    “狱舍的门多久打开?”

    “早上……不知道具体时间。”

    “狱舍门打开后,只要不是外院工作时间,等于都在狱舍区域活动?可以串门?”

    文泰觉得白雾问的有些过于详细,但还是点点头说道:

    “是的呱。不要招惹那些……好吧,你开心就好,呱。”

    蛤蟆本来想给白雾一些忠告,不要在狱舍区域的自由活动期间乱走,因为会惹来一些凶恶犯人的注意,很有可能被牵扯到两股势力当中。

    但它转念一想,“井五”才是那个最坏最恶的人,便觉得自己多此一举。

    虽然文泰并没有说太多关于它自己的事情,不过一问一答中,白雾还是感受到了,文泰很怯懦,是个正儿八经的老实人,便说道:

    “你在入狱当天的犯罪陈述书上,写了什么?”

    “呱……我没有犯罪……我没有犯罪……我就是偷看过别人……”

    文泰没有继续说下去,蛤蟆羞愧的低下了头。

    白雾觉得有些好笑,大概这个没有异性缘的家伙,对异性很憧憬,做了一些……胆小而又猥琐的事情。

    这的确是罪恶,但被判处死刑着实过分。

    “我很困了……呱,我好想睡觉……你不会打我的吧?”

    白雾说道:

    “你被人打过?”

    “呱……狱警,还有十三号狱舍的怪物……欺负我。”

    “放心吧,它们明天不会欺负你,我也不会打你,既然你困了,便去休息吧。”

    文泰有些不敢相信。

    白雾其实也没打算扮演什么凶恶之人,因为对好人他真发不起狠,他得物色适合自己作恶的目标。

    他在上铺,文泰在下铺。

    由于文泰实在是又饿又困,它很快睡着。

    白雾思考着这间监狱的事情,并没有立马入睡,于是很快他听到了文泰的梦话呓语。

    “我好饿……好困啊……呱……我想睡觉……呱”

    白雾皱起眉头。

    “文泰?”

    没有回应。

    文泰睡着了,但那句梦话却会时不时响起。

    白雾觉得很奇怪,他知道梦里有人饿的,会梦到吃的东西,但梦里喊困的人,却从来没有遇到。

    他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便闭上了双眼,很快让自己睡着。

    这一睡,白雾终于明白了监狱的另一个规则——无“罪”释放的秘密。

    (晚些还有,稍等~)Http://m.AhzWw.net

    (爱好中文网WWW.ah123z.com秒更末日拼图游戏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黄金瞳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大龟甲师道君天珠变最强齐天大圣最强升级系统天下第一医馆紫川最强医圣校花的贴身高手